砂之女子使出的幻术暂时被解除,徐阳和李贞二人自是不会坐以待毙。

徐阳单手一招,青檀佛珠便来在了掌心之中。

然后顺势单手一抛,青檀佛珠散出一片淡青色的光影便悬停了在半空中。

青丝袅袅,微微旋动,好似昔日那女子柔和的青色裙摆。

“谢谢你。”徐阳心中无比真诚道。

一刻不停,徐阳双手打出车轮般的法诀落在了青檀佛珠之上。

“青檀佛化,阴阳互通,天星乾转,地藏坤行”徐阳大声念出青檀功法诀,仿佛是要念给昔日那女子听到一般。

青檀佛珠之上新增的第三十一颗珠子表面,一簇淡青色灵光旋动,仿佛是那女子在回应。

徐阳在光影变化中看到了一张微笑的脸,那是一张绝美倾城,铭刻在他心底的女子面目。

也许是记忆,也许是现实。

徐阳信心陡增,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啊——”

泪染露痕

他仰天长啸,额头中间陡然现出一枚青檀妙树的纹样,青华流转,恍如仙目。

霎时,一圈圈青色的光之波纹,以徐阳的脚下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翻滚散开。无比纯净的青色,重新定义领域之力,正是昔日那女子独有的青檀领域。

“嗡!”

天地一颤,青檀佛珠投下一簇金色光霞。

金色光霞落在徐阳施展的青檀领域之中,圈出一圈闪亮的金色。

下一瞬,一片绿色枝芽的光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青檀领域中钻了出来,伸展腰肢,吐出新叶。转眼便展现出青玉之姿,如同舞台中央独舞的青衣仙子。

片刻后,青檀领域之中现出一株几丈高大的青檀妙树虚影。

“秘法——青檀佛音!”

青檀树上,满是青葱的叶片,每一枚叶片的叶脉都变成了淡金之色,如同仙织纱衣。

陡然间,一股强大的力量自青檀妙树之上向外散出,俨然是一种品阶至高的佛门之力。

霎时,青檀妙树光影周围的百丈空间中,凭空钻出一片片拥有淡金叶脉的青檀树叶的虚影,好似仙枝,精美已极。

而每一片青檀树叶表面都向外散出一串串最上古的梵文字符,每一片青檀树叶都仿佛是一页永恒经文。

神奇的是,竟然有诵经之声随之响起,那银色如同昔日女子在虔诚念诵一般。

朗朗佛音,无上佛法,镇压邪魅。

下一瞬,这股强大的佛言禁锢之力就落在了对面白衣女子的所在之处。

白衣女子见识到青檀佛珠的威力,不禁脱口而出:“佛门的玄天灵宝!”

她顿时感觉到肉身之力一滞,心中急速盘算对策:“这宁琳儿的肉身我还未完夺舍。否则,仅凭这徐阳眼下的功体,即便催动玄天灵宝也休想禁锢我的肉身。即便如此,我还是可以凭借魂力的强大反戈一击的。”

此刻,白衣女子的肉身表面现出一个忽隐忽现的砂之女子的虚影,但仍未与肉身彻底分离。

“我“雪鳞”是不会认输的。”砂之女子表情坚定道。

蛇女雪鳞在冥界之时,也是历经无数艰险才从一条颇具天赋的鬼道灵蛇进化到如今的蛇女之姿的,甚至第一次天劫都没能夺取她的性命。

她的巅峰状态,乃是天劫境第一层的水准。她之所以接受千年前天鬼宗弟子的通灵召唤,也是为了进一步提高功体,迎接下一次天劫的到来。修为到了蛇女雪鳞所在的天劫境,就会愈发感觉到实力增加的紧迫。

挑战天劫,逆天改命才是修行者的唯一出路。

瞬时,强大的魂力从砂之女子的身上爆发出来,她身后的百丈白蛇虚影变得更加凝实。

强大的砂之领域如大山般碾压过来。

徐阳借助青檀佛珠催动出的青檀结界,在砂之领域的压迫下,开始摇晃起来。淡青色的界面表面弹出一簇簇淡金色的电弧,噼啪作响。青檀结界内的青檀妙树虚影也变得忽暗忽明起来。

此消彼长,随着青檀妙树之法产生的禁锢之力的衰弱,砂之女子的虚影又渐渐侵入到“宁琳儿”的肉身之中。

此刻的宁琳儿几乎可以感应到正在发生的事情的整个过程,但又如同梦境一般,无能为力。

“不好,如此下去,青檀结界恐怕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徐阳表情一凛。

眼下的徐阳,体内的佛之灵脉速运转,再加上尹梦婷留下的第三十一颗珠子为助力,才堪堪催动青檀妙树之秘法。

“一定要救回琳儿,那砂之女子的魂体已经与和琳儿的肉身处在半合半离之态。若是再进一步,就可以将琳儿的肉身夺回了。”徐阳心中有了决意,双眼之中尽是决然之色。

他体内的,儒门之浩然天脉,鬼道之鬼神灵脉,道门之道果灵脉也都运转起来,使之功体的表现更上一层楼。

此刻,徐阳的身外,白色,黑色,青色,金色四道灵光盘旋不停,如有四条傲世龙形飞旋。

白色的是浩然之力,黑色的是鬼神之力,青色的是道果之力,金色的是佛尊之力。正是他拥有的四大辅助灵脉速运转散出的耀世之光彩。

徐阳双手连弹,一道道法诀加持在青檀结界之上。原本有些不稳的青檀结界又暂时稳定下来。

青檀结界之中,佛音唱响,昊正无暇,驱魔辟邪。

砂之女子的身形又被迫从宁琳儿的肉身之中显露出来,若即若离。

“这徐阳看上去只是真丹境的修为,没想到展现出来的功体和魂力竟然不输道明境修士,此子当真是个绝世之才。”砂之女子眉头微皱,“不过,作为我的敌人,只能是陨落的下场。”

砂之女子目光一寒,心中默念无上咒言:“沙海之灵,魂动天地,鬼道银鳞,颠覆玄黄”

赫然,整个银沙之海猛然涌动起来,滔天的银砂,遮天蔽日,肆虐的电弧,银蛇乱舞。

“鬼遁——银鳞吞噬!”

下一刻,一条几乎和整个空间一般巨大的白色蛇首虚影呈现出来。

蛇口怒张,吞天之势。

足可逆天的术式,展现出天劫境修士的强大实力。

就在此刻,徐阳身旁的金貂蟠桃有了动作。

金貂蟠桃一双黑宝石般的眼睛盯着对面的巨大蛇影,没有丝毫胆怯,却显得无比的兴奋。

或许,金貂原本就是银蛇的天敌。

血脉中原始的冲动,如一股洪流冲进了金貂蟠桃的身体之中。

它原本黑色的眼眸,顿时变成了闪耀的金色。

“呜——呜——”,王者之咆哮。

强大的血脉之力终被引动,一股骇然之力从金貂蟠桃的身上爆发出来。

金貂蟠桃的身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转眼化作七八丈大小。

它再不是之前那个憨态可掬的小家伙。

金毛如狮,身披电袍,血口怒张,利齿鬼刃

诡异的是,他的后背之上有三个活生生的鬼脸,三目鬼,獠牙鬼,血口鬼,已然是七品九幽金貂的样子。据说,最高阶的九幽金貂乃是一品,身后会呈现出九个鬼脸。

旋即,强大的黑色魂域在巨兽的身体周围散开。黑色魂域之中,黑色电弧翻滚如潮,正是九幽雷兽独有的劫雷领域。

劫雷领域乃是一种极其特殊的领域,光看名字就是一个逆天的存在。那是一种罕有的,雷属性的领域,而且是劫雷属性。

“嗷——”

一声旷世咆哮,惊动九霄,直抵九幽。

“鬼遁——金貂雷暴!”

下一刻,金貂巨兽后背的三颗鬼脸活跃了起来,它们口吐白色幽光,散出强大的鬼灵之气。

九幽之光为引,劫雷乍现。

“轰轰轰!”

一时间,天地变色,乌云倒卷,黑电如潮。

劫雷,那可是连天劫境修士都惧怕的存在。而这劫雷又具有强大的鬼道属性,乃是冥界的劫雷,恐怖程度,比之普通的劫雷更有过之。

漫天黑电的中心处,以雷电为笔触,清晰地勾勒出一只咆哮的独角金貂的头颅幻象来。

劫雷王者,霸级真灵,九幽金貂。

虽然,眼下金貂蟠桃仅仅能激发出七品九幽金貂的血脉之力,还远不是砂之女子的对手。但是,它释放出的劫雷之力却对砂之女子的术式有天生的克制作用。

下一瞬,砂之女子释放出的强大砂之领域就在黑雷的压迫之下,寸寸崩溃。

漫天银色沙砾,凌乱着簌簌坠下。

砂之女子催动的鬼遁——银鳞吞噬之术式也戛然而止,遮天的银蛇头颅光影化作漫天星点不甘地翻卷散去。

“该死的金貂。”砂之女子盯着金貂蟠桃咒骂着。

话落,砂之女子双手掐动法诀,指尖之上现出了一枚寸许大小的银色法印。

一刻不停,她小口一张,吐出一道银白色的精气,精气之中,清晰可见有银色的小蛇在扭动不已。

她将自己的本元魂力注入法印之上,并一弹而出。

银色法印滴溜溜一旋,化作丈许大小。

“噗”地一下。

大团银色雾气爆开,雾气之中黑黝黝深不见底,仿佛是一座空间通道。

“通灵术——三命鬼蛇!”

下一刻,空间一阵摇晃,雾气之中探出三只巨大无比的银色鬼蛇的头颅来。它们每一只都有十丈大小,额头之上生有可怖的骷髅头。

“我老李也该出一份力。”说话之人真是李师傅李贞。

目前,李师傅的功体只恢复到了六成的样子,但堪称“活鬼书”的他,明白的知道自己应该在什么时间做什么事情。

“这妖女之前的大招刚刚被破,又强行施展通灵术,魂体处在不稳定的状态,此时出手,定可阻止她。”

心中有了判断,李师傅手中的葬灵宝鉴已然被抛在了半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