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

就在此时,在不远处正有一行五人向这边赶来,为首者是一个衣着华丽,手持狭刀的紫衣青年。

而在他身旁则站着四个人,其中一个人的手中拿着一把大弓,此时还保持着射箭的姿势,弓弦都在震动。

显然,刚才哪一箭就是他射出来的。

“感知力不错,不过,你还是要死!”

那持箭青年冷哼一声,身形闪烁,再次一步踏出,弯弓搭箭,一气呵成……

轰!

伴随着弓弦震动的声音响起,忽然间三根箭矢呈品字形激射而来,转眼便到了眼前。

“找死!”

龙尘的声音中充斥着怒火,右手虚抓,一干金色长枪便是出现在了手中。

在哪长枪之上,一条金色长龙从枪尖一直延伸到了枪杆之上。

这是他新炼制的长枪,却是没想道第一次用居然是现在。

清纯可爱娇俏女生 muabibi

轰!

在哪箭矢到达眼前的瞬间,他一步踏出,浑身灵气骤然爆发,五星地武境的力量催动金龙枪,狠狠的刺出。

轰隆!

气爆声响起,在枪杆后方一到可怕的白色痕迹在凭空而现,在巨大的轰鸣中,枪尖化为残影。

铛铛铛!

只听得三道尖锐的撞击声,下一刻,三根箭矢被他的长枪击碎,他的身影一冲而过,提着长枪杀了过去。

“找死!”

你持箭青年冷哼一声,再次弯弓搭箭,眼神极为冰冷,目光锁定龙尘,下一刻……

崩!

一声爆鸣响起,那根箭矢如同流光般瞬间飞出,瞬间出现在了龙尘的面前。

“滚!”

面对这一箭,龙尘直接探出手,掌心中灵气爆发,狠狠的抓向那长箭。

“嗤!”

伴随着一阵牙酸的摩擦声响起,那急速飞来的箭矢被他抓在了手中,下一刻他手臂一甩,箭矢倒飞了出去,尖锐的空气鸣响响彻虚空。

“什么?”

那持箭青年此刻面色大变,想要回身躲避,依然来不及,无奈之下,他大吼一声,汹涌的能量在爆发出来,在体外化为一道灵气护盾。

砰!

就在他那灵气护盾出现的瞬间,那箭矢狠狠的撞击了过来,那巨大的力量震得青年脸色大变,他到此时才发现自己错的有多可怕。

本以为一个新生就算是掷出的一箭也没什么可怕,凭他的实力应该也能扛过去

可是,他却是没想到,这一箭中蕴含的力量居然是如此的可怕。

他在体外构建而出的防御光罩仅仅坚持了瞬间便被长箭上的力量震碎,那箭矢瞬间飞来,刺进了他的胸口之中。

而就在这瞬间,龙尘的身影也鬼魅般的出现在了他面前,接着在他惊惧的神色中,一道金色光影在他面前急速放大,下一刻……

砰!

长枪重重的砸在了箭矢末端,那箭矢瞬间齐根没入,而后长枪上携带的巨力这才重重的轰在他的胸口。

噗!

青年口中鲜血狂喷,身体瞬间便比击飞,在半空中能清晰的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

砰!

金色长枪杵在地上,入地三分,地面泛起一圈灰尘,滚滚四散。

看着那挡在前方的几道声音,龙尘淡淡的道“我最讨厌的就是有人拿箭攻击我。”

“好一个龙尘,真他妈以为你是外院第一了?”

在哪紫衣青年背后,一个身着黑色劲装,手持狭刀的青年,狞笑一声,走了出来。

“你又是那个?”

龙尘冷哼道。

听到龙尘的话后,那青年冷哼一声,道“你不必知道我是谁,一个死人,不配知道我的名字。”

“是吗?”

龙尘也淡淡一笑道“就凭你们这几个酒囊饭袋,也想杀我?”

“放肆!”

那黑衣青年冷哼,道“小子,你敢动我大嫂,就应该会想到有今日,所以……”

“大嫂,我怎么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成了你的大嫂?”

就在此时,苏子涵脸色阴沉的走了过来,她的面色有些难看,看向那背负双手,神色冷漠的紫衣男子,冷哼道“封涛,我跟你没有半点关系,你再敢大放阙词,胡言乱语,休怪我想刑罚堂检举你。”

“子涵!”

看到苏子涵,那封涛脸上猛地涌现出了一次迷乱之色,面色柔和,的道“子涵,别闹了好不好,跟我回去,有什么事,我们私下说好不好?”

“你闭嘴,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还有,我纠正一下你的话,我不光是现在,以前也和你没丝毫关系。”

说完,苏子涵好不避讳的搂住龙尘的手臂,看着封涛道“你走吧,龙尘是我的未婚夫,免得他误会,我不想让他生气。”

“子涵,你怎么可以这么绝情!”封涛眼底闪出闪烁着怒火,但是脸上却是一副悲伤的模样,“我对你的一片真心,可昭日月,你怎么能够这样对我!”

“滚!”

苏子涵闻言,黛眉蹙起,毫不留情的呵斥一声,冷冷的道“别在这里恶心我。”

“龙尘,我们走!”

说完,苏子涵拉着龙尘就要向远处走去。

然而,就在他们转身的刹那间,忽然一道强大的气势瞬间扑来,龙尘冷哼一声,长枪瞬间一抖,三千多斤的长枪,在他力施为之下,重重的向后刺去。

砰!

在撞击的下一刻,龙尘直觉的一道可怕的力量沿着枪杆撞击而来,而后,他和苏子涵便被重重的撞飞了出去。

砰!

在落地的瞬间,龙尘的长枪狠狠的刺在地上,凭借这股力量,这才使得他们不至于摔倒。

“反应不错!”

封涛缓缓的走来,身上气势开始攀升,每一步落下,都会在地面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脚印。

“封涛,你要干什么?”

苏子涵气的俏脸发白,拿出长剑挡在龙尘面前,眼眸中冰冷之色闪烁。

“子涵,既然你不跟我回去,我只有把你带回去了!”

封涛一往深情的说道,只是那眼底深处的寒意却是越发的浓郁了。

“封涛是吧?”

“恭喜,你成功的激怒我了!”

被眼前这个混蛋接二连三的挑衅龙尘终于是怒了,将苏子涵拉在身后,他手持金枪,目光冰冷的道“你想死,今日,我成你!”